最新 热点 图文

蚂蚁金服为何又重金增持永安行?三国杀局面正形成

(来源:网站编辑 2017-12-05 05:15)
文章正文

  24亿!蚂蚁金服为何又重金增持永安行?

  作者: 梁志雄

  共享单车究竟怎么了?想当初共享单车市场一路狂飙,多达100多家公司都想进来分一杯羹,网友调侃道,整整一页手机屏幕都装不下这些APP了!而在这片红红绿绿的APP当中,却有一个既低调又无法让人忽视的企业——永安行。

  被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的永安行是以公共自行车为主营业务,因为共享单车的过分渲染,大家往往忽视了公共自行车业务发展,特别在北上广深的市民,在市区很少享受到公共自行车的服务,我们再看看其今年三季度财报,前三季度营收7.51亿元,同比增长44.11%;净利7927.22万元,即使有共享单车业务的亏损影响,但预计今年肯定能超越上年1.17亿的利润,着实是低调又默默赚钱的代表了。

  但它又是“共享单车并购第一案”的主角,刚刚一个月前并购了哈罗单车的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现在成了继ofo、摩拜之后的第三极。

  一方面公共自行车业务持续增长,另一方面共享单车业务深受阿里系的持续增持,它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你们ABCDEF轮去,我先上市了

  市场上竞争最激烈的摩拜和ofo看起来似乎还在不停的烧钱。

  成立两年半的摩拜依然没有找到盈利模式,摩拜CEO王晓峰接受知名财经作家叶檀采访时表示,盈利目前不是摩拜的第一要务,先扩大市场规模,有了规模之后再去寻求效率或利润。小黄车的盈利情况也不太乐观,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直到今年5月份才说ofo在两座城市实现了盈利,口吻和摩拜一样,也在说“盈利目前并不是公司的主要目标,ofo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改进用户体验和提升品牌价值。”但永安行是盈利的,而且每年利润都在增加。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永安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1亿元、6.19亿元和7.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831万元、9339万元和1.17亿元,年复合增幅达28.27%。而2017年永安行第三季度披露的财报,前三季已经实现了7.51亿元营收,已超过去年全年营收,同比增长44.11%。

  看到这里不少人已经感到惊讶了,为什么一直低调的永安行能够营收这么多,而且每年都在赚钱?因为就在其他共享单车企业还在到处找ABCDEF轮融资的时候,永安行没有宣传,没有着急抢占市场,另辟蹊径,先直接IPO上市了。今年8月17日,永安行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一直被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

  公司上市了财务细节都会一览无遗,相比于其它共享单车巨头说日营收1000万等无法证实的说法,永安行的营收和净利润显然是实锤一般的数字,也让人对这家默默低调赚钱的共享出行企业刮目相看。

  低调赚钱,日进斗金

  共享单车的玩法说白了就是非常粗暴,不断融资,不断拿钱烧死竞争对手,在垄断的市场里获取利润。2015年到2016年,摩拜、ofo(小黄)、小蓝、小鸣等共享单车都在拼一轮又一轮的融资,资本的狂欢到达了历史最高点,当所有人都认为这场融资大戏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的时候,果然泡沫在今年开始一个个地被戳破:

  小鸣单车——2016年9月,“小鸣单车”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2017年11月,小鸣单车CEO离职,大量员工被裁,实际控制人失联;

  酷奇单车——2017年11月20日上午,酷骑单车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通知》成,经过一系列磋商与谈判,最终委托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代运营管理和运维工作,但不包括债务;

  町町单车——2016年12月18日,町町单车网约公共自行车正式投放。2017年08月02日,运营町町单车的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公司与栖霞工商局失去联系;

  悟空单车——被网友称之为信誉最好的单车公司,不拖欠用户一分钱,老板自己亏损300多万,最终也在2017年6月宣布正式终止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除了前二强的摩拜和ofo,更多共享单车企业都没有逃过倒下的命运。任何市场都是弱肉强食的,共享单车市场的蛋糕就这么大,相同的玩法拼到最后就只有早早进入的摩拜和ofo能活下来。

  而永安行能脱颖而出,还能不断赚钱,靠的大概就是不一样的玩法。总的来说,永安行盈利的秘诀就是两个:主攻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政府服务采购。

  永安行股份的业务模式,是投放有桩单车,主要依靠政府购买服务,而不是向使用者直接收取费用。因此,公司主要覆盖三线及以下城市及周边县,恰好避开了竞争激烈的一二线市场。财务数据显示,在永安行的总收入中,高达85%至90%的收入,来自于三线及以下市县。

  观察一下不难发现,永安行的单车业务模式总计有4种,分别是:1、只建不管卖给政府模式,该业务贡献的营收占比约三分之一;2、又建又管卖给政府模式,该业务贡献的营收占比约三分之二;3、又建又管进景区模式;4、摩拜和ofo式的共享模式,2016年只贡献了0.12%的营收,但上市后的永安行似乎看清了共享单车的未来趋势,已经在一波又一波地持续发力了。

  打破ofo摩拜双寡头、三国杀局面正形成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永安行这摆明就是市政单车,与其他共享单车怎么能放在一起比较呢?

  要知道永安行在申请上市时其招股书里提到226次了“共享单车”,当时“共享单车第一股”的名字博足了眼球,事实上这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喜闻乐见的。

  别以为永安行就这样放弃了真正的共享单车业务。当其他共享单车还在忙着烧钱,登陆了A股市场的永安行,获得的将是来自整个资本市场的资金青睐,有了充足的弹药,怎就不能再掉回头打扫战场?

  继上市之后,永安行迅速将共享单车业务从上市公司主体进行剥离,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永安行低碳”向上海云鑫、深创投等8名新投资者融资8.1亿元,在这笔交易中,永安行换来了逾5亿元投资收益的进账,同时将股权比例大幅降低。紧接着永安行又立即主导了“共享单车并购第一案”。10月24日,永安行公告称,子公司“永安行低碳”全资并购哈罗单车,双方进行业务合并,这意味着永安行选择重启共享单车业务。

  为什么选择合并哈罗单车?很多程度上因为哈罗单车在去年创立之初,就定位于二、三线城市发展,与永安行的策略不谋而合。另外,至合并前,哈罗单车已经进入杭州、宁波、福州、厦门等超 100 座二、三城市,日均订单达到900万单,注册用户数量近4000万。公开数据显示,哈罗单车在杭州等城市的投放量甚至超过摩拜、ofo,在这些城市享有很高的品牌知名度。尽管合并后的新公司和ofo、摩拜仍然有差距,但是自合并案之后,已经陆续有不少媒体喊出永安行打破了ofo、摩拜的双寡头局面,正在形成新的“三国杀”。12月3日,永安行再次公告称,“永安行低碳科技”再次获得上海云鑫约20亿元的战略投资,加之9月18日的4亿投资,累计24亿的巨额投资使得上海云鑫显然成了“永安行低碳科技”的第一大股东。这对于还在专注于扩张的ofo和摩拜而言是不言而喻的压力。

  绕了一圈,这个上海云鑫就是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看懂了么,也就是说阿里系现在再次押重金增持永安行。大家都知道ofo的4亿美元融资方之一也有阿里巴巴,如今阿里系显然不再独认ofo一家,将鸡蛋分散放在了永安行。从永安行招股书中早在永安行2014年12月的第六次增资时,上海云鑫就对永安行股份增资1亿元,占比11.11%,成第二大股东。如今永安行上市了,3年时间投资差不多增值了5倍,蚂蚁想必已乐开了怀。

  从永安行去年首推“芝麻信用”到支付宝“扫一扫”租车,永安行为蚂蚁金服建造了多个应用场景,而今蚂蚁金服又先后两次合计对“永安行低碳科技”24亿元的战略投资,可见蚂蚁金服是非常看重永安行的共享出行业务。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