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直面掌门人│星源材质陈秀峰:打造全球高品质“名膜”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7-10 06:37)
文章正文

直面掌门人│星源材质陈秀峰:打造全球高品质“名膜”

2018-07-10 06:00来源:上海证券报官方公司/进出口/汽车

原标题:直面掌门人│星源材质陈秀峰:打造全球高品质“名膜”

两部书闯天下,实现从无到有,填补了国内市场空白,星源材质董事长陈秀峰的人生可谓精彩,他不仅把星源材质打造成为全球“名膜”,而且还不断提高市场份额,公司如今已是干法锂电池隔膜全球龙头。

“做任何事首先都要明道,所谓明道,就是要善于把握规律,我们讲万事万物都是相通的,只要你能做好一件事情,所有的事情你都能做好。”陈秀峰做客由上海证券报与约珥传媒联合主办的《直面掌门人》视频栏目时如此表示,“聚天下人、汇天下财、成天下事,这条核心的企业文化支撑了公司前十多年的发展,还必将支撑公司未来五十年的发展,这就是所谓的道。”

陈秀峰在商业领域,应是个悟道之人。他自称一直以来就喜欢读两本书,一本《道德经》,一本《毛泽东选集》,他善于从纷繁复杂的事物表象中找到规律,然后遵循规律办事,终至成功。不过在录制节目中,记者注意到仪表堂堂的他,有一双粗大的手掌,手背还有点黝黑,这应该是长期从事实业留下的痕迹吧。

南下经商 谋定而动

陈秀峰大学毕业后,曾做过贸易,又干过银行外汇业务员,此后还涉足餐饮行业,兜兜转转之后,最终接触到了让他立定意志长期“掘金”的锂电池隔膜业务。让人感叹的是,陈秀峰把外贸的经验、银行的经验,统统融汇到后来创立的星源材质经营上。比如,银行强调的风险把控,教会了他如何识别优质客户,在这波锂电池产业链调整中,一些风格激进的公司已深陷债务泥淖,星源材质因一直避免与这些公司合作而得以独善其身。

上海证券报记者:您觉得经商做生意、成为企业家的基因是从哪里来的,您最早开始经商是在什么时候?

陈秀峰:我想可能是遗传。我是四川成都人,也是客家人,祖爷爷是在广东惠州,以前就是做生意的。1984年,我在武汉上大学,那时候家里给的生活费很少,就在学校里卖自行车,或是在舞会上卖奶粉兑牛奶,就喜欢做这样的事情。

上海证券报记者:后来为什么选择去深圳,去了之后又做了什么?

陈秀峰:那个时候深圳刚刚开放,很多人都去了,基本上你只要是大学生,马上可以入户,没有什么限制条件,而且找工作也很容易,所以那个时候肯定想去闯一闯。当时第一单生意是搞矿产出口,自己跑到河南去,把货发到天津,天津又把货发到湛江,然后从湛江再出口到日本,第一单生意就赚了30多万元,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

上海证券报记者:但贸易您并没有做很久?

陈秀峰:对,从1988年到1990年,我做了两年贸易。然后我就从蛇口到了深圳市区里面,刚好工行第一次向社会招聘,我考了进去,从会计、外汇、信贷,各个岗位干,干到了1998年。

上海证券报记者:这8年,对您的人生有什么价值呢?

陈秀峰:还是有很大的价值的。从基本业务的训练来讲,掌握了金融知识,同时接触到各行各业,特别是在企业经营的风险把控这方面,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说星源材质本身的经营是稳健的。

上海证券报记者:您是如何接触到现在从事的行业?

陈秀峰:1998年辞职出来后,我又干了两年多贸易。到2000年,又跟我二哥在深圳开了一家专吃螃蟹的餐厅,后来觉得流行菜没有长久生命力,就把它卖了,然后还是转到了贸易这一块。也就是在2000年至2003年这段时间里,接触到了锂电池。

深耕隔膜 屡创第一

星源材质从无到有,在锂电池隔膜行业创下了多个第一,产品供不应求,大客户包括LG、比亚迪、中航锂电、国轩高科、力神、万向、比克、捷威等国内外知名企业。

上海证券报记者:为什么换过那么多行业,最终选择了隔膜?

陈秀峰:中国锂电池这个产业是从手机开始的,那个时候做锂电池就四个主材:正极、负极、隔膜和电解液,全部依赖进口。到了2002年,负极、正极和电解液基本上实现了国产化,只有隔膜迟迟不能实现国产化,被日本和美国垄断,一货难求。后来我去日本引进了一些产品回来卖,觉得这个可以自己干。

上海证券报记者:从研发到产品问世经历了多久?

陈秀峰:我们花了5年的时间,填补了国内市场的空白。2003年到2008年期间只有投入,基本靠贸易赚的钱来养这边。尽管当时我也不懂隔膜,但我们学工科的人比较执着,就是干这个事情一定要干到底。到2006年我们掌握了湿法生产线技术,但湿法生产线投资很大,我们钱不多,所以就决定先上干法,在2008年建立了中国的第一条干法生产线,生产出了中国的第一卷膜。

上海证券报记者:隔膜涉及电池的安全性问题,当时产品的市场效益怎样?

陈秀峰:我觉得要特别感谢比亚迪、中航锂电这两家首批客户。我们的产品出来了,只有这两家胆子挺大,敢用。这是个关键材料,用不好电池就短路爆炸。到了2010年,随着新能源汽车发展,隔膜的市场也愈来愈大,公司在这个行业创出了很多第一,比如在工艺上,星源材质现在应该说是干法全球第一。

坚守品质 按道行事

伴随新能源汽车的迅猛发展,星源材质作为行业的领先者,产品逐步成为国内外市场的“宠儿”。庞大的市场叠加丰厚的利润,很快就引来诸多竞争者,导致价格战频发,但陈秀峰坚持不打价格战,只打价值战,品质永远摆在第一位。

上海证券报记者:目前湿法产能不足,公司有没有在扩建产能?

陈秀峰:湿法产能正在扩建,常州有8条线在建,7月20日开始安装,合肥有2条线,到2019年年底整个产能将达到7亿平方米,到2020年可以全面的供应市场。届时,如果价格还能保持目前水平,公司盈利水平将再上一个台阶。

上海证券报记者:在新能源汽车补贴逐渐退坡的背景下,公司如何保证业绩稳增目标?

陈秀峰:补贴退坡对我们来说是利好,没有补贴,很多国外汽车巨头会进来。我们的产品目前海外出口占50%,我的要求是到2020年,做到70%以上出口。我们不打价格战,价值战我们才打。我把海外市场做好,先满足出口再发展内销,因为国外市场的要求是质量第一,成本第二,而国内需求目前更强调成本。针对海外市场,公司与奔驰、宝马、大众、博世都建立了很好的业务关系,我们非常看好高端汽车市场。

上海证券报记者:为什么国内外的大客户如此青睐星源的产品,除了产品的品质外,星源还有哪些优势?

陈秀峰:现在我们的管理、技术团队里包括了日本人、美国人、韩国人等,研发团队有100多人,占五分之一,这是别的企业不可能达到的。我们是聚天下人、汇天下财、做天下事,这条核心的企业文化支撑了公司前十几年的发展,还要支撑公司未来五十年的发展,这是所谓的道。所以像松下、索尼、日产、三星这些客户对星源的评价都是极高的。

上海证券报记者:星源材质之所以有今天的成绩,您坚持的是什么信念?

陈秀峰:我是两部书走天下,一本《道德经》,一本《毛泽东选集》,一个是心态,一个是方法论。做任何事首先要明道,所谓明道,就是要善于把握规律,我们讲万事万物都是相通的,只要你能做好一件事情,所有的事情你都能做好。所以我说万法归道,我们必须按道行事。

编辑:全泽源

直面掌门人 | 利群股份徐恭藻:供应链支撑快速扩张

直面掌门人│中持股份许国栋: 帮助中小城市实现环境梦

版权声明

上海证券报微信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编辑、重新发布,否则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联系我们:021-3896780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