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项俊波时代的险资狼烟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6-14 21:11)
文章正文

项俊波时代的险资狼烟

2018-06-14 19:12来源:野马财经险资/恒大/保险

原标题:项俊波时代的险资狼烟

作者丨叶露

来源丨野马财经

反腐风暴席卷金融领域,离钱最近的地方手越多,枪也越多。

据新华社报道,2018年6月14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席项俊波受贿一案。

江苏省常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5年至2017年,项俊波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承揽、案件处理、贷款发放、资质审批及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杨光(另案处理)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942万余元。

项俊波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被带走一年多,金融反腐进入深水区

从侯亮平变成高育良,反腐剧变成了现实,项俊波已被带走审查一年多。

2017年4月9日下午2点半,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称,中国保险监督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对于为何马失前蹄,一审认定项俊波受贿1900余万元,其实此前《财新》曾报道过蛛丝马迹,2010年下半年,时任农行董事长的项俊波以盘古大观后续装修工程为名,帮助资金极度困难的北京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获得了北京农行亚运村支行32亿元的开发性贷款。2012年审计部门对农行进行审计时发现了这笔骗贷,后经过复杂运作,此案以郭文贵提前还清贷款得以掩盖。

项俊波扛枪打过仗,写得一手好文章,从政后灭过老虎,一路开挂至农行董事长,主导农行上市,随后出任保监会主席,5年间颁布近300项政策法规。文能提笔安经济,武能子弹送归西,然而,这样的人设还是没能熬住“贪腐”二字终落马,令人唏嘘的是,他还写过反腐剧。

值得注意的是,项俊波是一行三会诞生以来首位被调查的掌门人,也是金融系统被调查的最高级别的官员,这意味着金融反腐已进入深水区。

早在2015年,金融系统的反腐大网就已铺开,银行、证券公司高官落马人数高达30人。随后中央第三轮巡视对一行三会、外管局、国开行、中投公司、沪深交易所等主要金融机构展开巡视,证监会系统有8人被查,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包括原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副主席姚刚等人。

反腐风暴席卷金融领域,离钱最近的地方手越多,枪也越多。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金融体系的市场化程度依然较低,形成权力大、神秘度高、资金巨额的圈子。然而,金融系统内的腐败危害极大,尤其是对实体经济。它所造成的国有资产流失速度比其他形式的腐败更快、数目也更大,可以说是紧紧连着经济的命脉。

而项俊波的落马印证了政府纪检的决心,金融反腐还在继续,望各位多学习达康书记以及倔强的陈岩石、侯亮平,别走错了路,成为了祁同伟和高育良,无法回头。

项俊波在任时的资本大戏

2011年底项俊波成为金融街15号(曾经的中国保监会)大当家,除了足迹遍布北上广深等地参与金融改革会议之外,项俊波上任半年未见政策有关的声音,直到2012年6月11日,保监会组织“保险投资改革创新闭门讨论会”,讨论十余项保险投资新政(征求意见稿),保险股闻势疯涨,而这只是开始。

一个月后,项俊波这个新官的三把火被烧旺,一下子推出13条投资新政,放开保险资金投资渠道,涉及投资债券、股权、理财产品等产品,当时项俊波表示“保监会要跳出保险看保险”。

2014年,“新国十条”(《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发布,称要进一步发挥保险公司的机构投资者作用,为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长期稳定发展提供有力支持,保险行业迎来了历史上最大的政策红利期。

据《第一财经日报》统计,从2014年10月至今保监会审批筹建的财险、寿险、健康险等保险公司,共有222家。

由于保险公司融资能力强,投资范围广,资本系族都在积极筹建保险公司,寻求保险牌照,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富德系旗下拥有富德生命、富德财险、富德保险控股等众多保险牌照,保险板块总资产超4000亿元;安邦系在三四年间近乎拿下所有的保险牌照;宝能系于2012年成立前海人寿,随后快速扩张,与万科“一战成名”;恒大集团2015年以近40亿的价格竞得中新大东方50%的股权,更名为恒大人寿……保险行业总资产从2011年的6万亿增长至2016年底的15万亿。

政策红利逐步释放,保险行业逐步被做大,监管权力寻租的问题慢慢滋生,保险牌照放行。中央纪委副书记吴玉良在2016年初就曾经指出,反腐败和金融是相关的,腐败问题必然导致金融一些暗箱操作,引起一些不正常的现象。

随着各路资金涌入保险行业,部分企业把保险牌照当成低成本的融资工具,甚至在资本市场掀起一股举牌潮,2015年,市场上充斥着“买买买”的呼啸声。

最牵动市场神经的,无疑是万科A(000002.SZ)的股权争夺战,从2015年12月,万科A披露宝能系买入公司4.969%股票,逼近举牌线,在其后的一年,姚老板气势汹汹,通过前海人寿等平台,短时间内怒砸数百亿元连续举牌,一度拿下25.40%万科A股权。

在对万科A不断增持的同时,姚老板从2015年开始,对另一家上市公司南玻A同样不断出手,最终持有其24.39%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并在2016年底“血洗”董事会,将12名董事中的10人进行了替换。

姚振华凭借着保险公司在股票市场屡纵狼烟,恒大许家印也随后加入战局,利用恒大人寿等平台四处围猎。

截至2016年末,恒大人寿在A股20余家上市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都有现身,其中,许老板在梅雁吉祥快进快出的操作,一个月时间成功攫取2亿元收入,令韭菜一片惊呼。

除此之外,野马财经统计,闷声发大财的还包括先后介入招商银行(600036.SH)、金融街(000402.SZ)、金风科技(002202.SZ)、万科A等上市公司,并两度举牌中国建筑(601668.SH)的“安邦系”;高比例持股金地集团(600383.SH)、农产品(000061.SZ)、浦发银行(600000.SH)、的“生命系”;举牌伊利股份(600887.SH)、中青旅(600138.SH)、承德露露(000848.SZ)的“阳光系”等等。

而险资在股票市场的大开大合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2016年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抛出“妖精、害人精”论调,12月5日开始,保监会叫停前海人寿万能险新业务,随即又暂停恒大人寿委托股票投资业务,之后更进一步叫停华夏人寿、东吴人寿的互联网保险业务,同时对9家递交了万能险整改报告的公司进行现场检查……

2017年2月24日,保监会做出了对姚振华10年禁入保险业的处罚,与此同时,也对恒大人寿进行了限制股票投资1年,并给予恒大人寿董秘、副总经理刘浩禁止进入保险业5年的处罚,给予股票投资部总经理吕海龙禁止进入保险业3年的处罚。

至此,在二级市场呼风唤雨一年有余的保险资金最终归于平静,一个多月后,项俊波落马。

《红楼梦》第一回中跛足道人吟道“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只有金银忘不了”,项俊波的“波”澜人生在60岁时被反转,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