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西西帕斯丨为网球而生的ATP自律男孩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5-29 19:57)
文章正文

西西帕斯丨为网球而生的ATP自律男孩

2018-05-29 17:31来源:网球之家ATP/网球

原标题:西西帕斯丨为网球而生的ATP自律男孩

斯蒂凡诺斯·西西帕斯的父亲是希腊人,他的母亲是俄罗斯人。在他看来,两种不同文化碰撞,成为他网球事业突飞猛进的根基。

“不同的背景对我非常重要,我的人生会有两种不同文化,希腊和俄罗斯,”西西帕斯说。“它提供给我看待事情截然不同的视角。”

一年前西西帕斯世界排名还在205位,如今19岁的希望之星高居39位。他的巡回赛最佳战绩来自红土,5月初他在ATP巴塞罗那站打进决赛,带着不丢一盘的高光战胜3位Top 20。今年法网首轮,西西帕斯以7-5,6-7,6-4,6-3的比分战胜卡洛斯·塔贝内尔,赢得大满贯首胜。他第二轮的对手是7号种子蒂姆,不久前的巴塞罗那他以6-3,6-2击败对手。

西西帕斯在青少年时期曾排名世界第一,和她的母亲茱莉亚·阿帕斯托莉一样。她曾经很有可能成为苏联最优秀的网球运动员之一。

作为奥运会男足金牌得主的女儿,阿帕斯托莉16、17岁时是苏联排名最高的女网选手。

她代表苏联参加过联合会杯,并在1981年赢下一场对阵弗吉尼亚·韦德的比赛,后者是三届大满贯得主。但因为男友来自南斯拉夫,阿帕斯托莉遭到了前苏联的一些限制,无论是出国参赛还是与教练合作,她说这限制了她的发展。

“每一位苏联运动员都会有那样的问题,但我尤为特别,因为我总处于教练前面,在他们的眼皮底线。”她说。

她放弃网球一年,在莫斯科大学学习新闻学,她将这一段经历称为“非常令人沮丧”。“我没有学到知识,我不足够的聪明,”阿帕斯托莉说。“我没有任何教练,我仅凭一己之力尝试所有。但你不可能像这样走的很远。”

离开苏联后,她1990年实现了在WTA的最高排名—194位。尽管如此,阿帕斯托莉仍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不错”。

“是的,现在我能明白它是多么伟大的成就,但过去我并不这么想,”她说。“当你投身其中,拥有网球天赋所以自然而然的取得一些成就,这不会让你感到印象深刻。但现在我明白了这并不容易,因为竞争真的很激烈。”

自她嫁给西西帕斯的父亲,她便将网球注意力转移到孩子身上,她的第一个孩子,西西帕斯,像是为网球而生。

“相信我:帮我生产的医生告诉我,西西帕斯出生时举着手,就像网球选手那样,”阿帕斯托莉说。尽管拥有在职业网坛摸爬滚打的经验,但阿帕斯托莉对培养一个冠军,还是有所质疑的。

“当他赛前热身做的不好时我会感到沮丧,或者中途他出现一些关于自律的问题,”阿帕斯托莉说。“在我们国家,我们对这些都很严肃。不仅仅是在网球,它是一种运动文化。”

西西帕斯坦言在母亲的影响下,他成长为不同于其他希腊球员的网球选手。“事实上,我的母亲给我的比赛定了很多规矩,”西西帕斯说道。“我相信这帮到我很多,但在希腊文化中这并不常见。”值得一提的是,前世界排名第三的小兹维列夫和排名25位的沙波瓦洛夫,他们的母亲都是前苏联网球选手。

对西西帕斯而言,来自苏联文化的自律和他父亲积极乐观的精神在他身上达到了完美平衡,在他11岁时,父亲就放弃了工作陪他参加各种青少年级别的赛事。

“我旅行参赛时会有点紧张,但对我而言我会把一切都看成有趣的东西,有娱乐性的东西,”西西帕斯说道。“我会尽力表现的职业化,自律一些,但能和爸爸一起旅行真的很棒。现在,我明白了它的重要性,它在我职业生涯扮演的重大作用。”

“我想鼓励那些也希望这样做的其他人,给他们讲述巡回赛怎么运作,网球是什么,旅行有时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他说,“当我那样做时,我有比之前更感到开心。”

西西帕斯在球场上很有激情,他很有自信,拥有出色的发球和网前意识,他能用单反撕开角度然后用正手送出致命一击。“自信网球—一直以来我都崇尚这样的方式,”西西帕斯说道。“自信,是我性格的反馈,也是我成长方式的写照。”(来源:网球之家 译文:Duk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