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多数人只痴迷于高速,却并不理解真正的增长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5-29 14:47)
文章正文

多数人只痴迷于高速,却并不理解真正的增长

2018-05-29 13:36来源:格隆汇创客/融资/公司

原标题:多数人只痴迷于高速,却并不理解真正的增长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经纬创投”

这是经纬CHUANG大会的第二篇“干货内容”。

车好多CEO杨浩涌、VIPKID创始人米雯娟、KLOOK客路旅行CEO林照围、荔枝CEO赖奕龙、经纬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以及特邀主持人36氪总裁冯大刚。我们没有按行业划分这场对话,而是试图让以上几位坐在一起,探讨创业中一个大家都关注的话题:“增长与焦虑”。

在而今的商业世界里,最美好的象征之一是“高速增长”——多数人推崇的是:“解决增长问题最好的方式是增长本身”。对于更多的创业公司而言,稳定缓慢发展很难,热点的节奏切换越来越快,所有人都希望成为领跑者。

高速度本身也是一场压力测试。不只是创始人,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可能会遇到新的知识,需要不断学习才能跟上公司成长的步伐。

过于快速的增长和过于激烈的市场竞争,可能也会让公司的容错率变得极低。任何一条弯道、任何一块石头,都可能前功尽弃。高速向前之时,也往往需要抬头看路与预判解决风险。

急行军的状态要求所有人不断向前,在这之中对商业组织的考验是全方位的,组织结构、企业文化、人力效能、收支产出……如何找到节奏,在急行军与夯实根基之中找到一个平衡?希望他们的分享,能给你一些启发。以下,Enjoy:

导读

杨浩涌:“快”是打造团队一个非常好的方法

米雯娟:“快”是以“慢”字为前提的

林照围:所有问题的根本性原因,都是沟通的问题

赖奕龙:创业公司的格局就是创始人的格局

徐传陞:创业公司是很难稳定的,最好的其实是稍微在失控的感觉

“快和慢的哲学”

36氪冯大刚:各位都是明星公司的CEO,我们单刀直入。各位在过去几年都实现了快速增长,其中最值得分享的经验是什么?以及从David(徐传陞)的角度来看,这些能实现高速增长的创始人有什么特点?

车好多杨浩涌:我们人涨得挺快的,从1000人到现在2万多人。我创业10年了,“快”背后是有逻辑的,有两个原因:

首先,“快”是打造团队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如果他们很安逸,每个月不做一些有挑战的事情,他的成长是慢的。如果你把他逼到一个相对非舒适的状态,逼着他去想、去做很多事情,很努力,对团队成长有很大帮助。

其次,做得很快的过程中,会暴露很多问题。急行军这种非常快速的节奏,你会发现文化的一些问题、组织机构的一些不合理,团队人员会跟不上,很多问题会特别早地暴露出来。我们做很多事情都是有意识地在压缩时间,在追求一个比较快的速度。

做一些具体的事情要去压缩时间,倒逼他们很快地、非常深度地去思考、做决策,然后总结经验再去改变、成长。在进入一些战略上的新方向的时候,是“慢”的,需要非常慢的思考。

我们最早犯的错误,在做一些战略决策的时候,跑得很快;在做一些具体的事情的时候,反而因为团队能力不够或者是成长不足,做得会比较慢。

36氪冯大刚:解决增长问题最好的方式是增长本身。

VIPKID创始人米雯娟

VIPKID米雯娟:我简单讲一讲我们是“怎么去快”的,我觉得两个点:

第一,快是以“慢”字为前提的;第二,我们不但有“超级用户”,也有“超级员工”和“超级老师。

在“快以慢为前提”的这个事上,我们在打造产品的时候,先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去打磨产品。经纬投我们的时候,记得当时是一个争议非常大的项目,也被否了几次,最后是David还有立雄去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展。2014年,是非常焦虑的一年,但是我们选择了慢慢地打磨产品。

第二个就是超级用户的思维。我们前11节课或者一个月内不满意,是可以免费退全款的。面对小朋友的每一个问题,我们都是用生命去捍卫他的体验和效果。

我们团队的人效差不多是行业平均人效的10倍,每一个人拼到半夜12点都还没有下班。我们把团队放在了最重要的一个位置上,老师们也是一样。

36氪冯大刚:一个非常哲学的观点,快以慢为前提。实际上很多时候,快是容易的,慢的那部分才是更难的部分。

KLOOK客路旅行林照围:对我们,高速增长有两个核心的点:

首先,专注和不纠结。无论是在投融资还是在业务上面。客路在全球有18个办公室,覆盖了200多个国家和城市,月活近2000万。

我们看待每一个市场都是独立的,什么样的力量能够把所有市场全部融合在一起?是我们对供应链的专注性:关注上游。有了这点,我们就能在拓展市场的时候,不去纠结在当地发生的一些特别的事情,并且向下推进。

第二个高速增长的特点就是:如何在供给和需求上面,产生滚雪球的协同效应。比如说在韩国的供应链,它也能够服务各地区游客。在这样滚雪球的情况下,我们能够进一步地快速拓展。

我们是在2015年在A轮跟经纬走到一起。也许对资本来说,我们也是有一些纠结的项目,非常感谢经纬陪我们一路走到现在。

荔枝赖奕龙:讲到快速增长,可能是因为荔枝在过去一年的收入涨了10倍。

所有“快”的东西,我觉得都是跟你之前的积累有关系。没有积累的“快”,我觉得很难维持。以前的厚积薄发,在某些方面坚持做了很多年的努力,做了很多积累,做了一些对的事情,做了一些难的事情——然后这些对的、难的事情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让你更快。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

经纬徐传陞:我跟这四位都打过交道,他们的企业发展应该是三“快”一“慢变快”。赖奕龙最早还是经历了很多挑战,后来改变战线,现在荔枝突飞猛进。

创业者在很多时候,在前面的一两年,根据我的经验,破局要找到一个自己真正相信,能在这个市场上提供解决方案的痛点,而且能用尽全力去把这个问题解决,就产生了一个大的机会跟变化。

另外我觉得一个很核心的,还是能聚集人才,我觉得这块应该是最核心的。你怎么让最强的一波人去相信同一个愿景,比如说杨浩涌今天的团队有2万多人。怎么能够像传教士一样,说服那么多人跟着自己的理想去推演?

36氪冯大刚:David说了优秀创业者的共性,能不能分别点评下我们这几位创始人?

经纬徐传陞:我说说观察到的特点。浩涌不是第一次创业,虽然在非常激烈的战场,但他的决策特别麻利。我们在俄罗斯出行的时候,感觉性格挺有些相似的地方。在沟通的时候,他话不多,但在判断上非常到点也非常坚决。

米雯娟极其会沟通,从2014年投她,她(当时做的)跟现在想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我们投她的时候,还是一个很粗略的在线APP。当时她就坚决地说这个事情能改变中国英语教学、数学教学。其实,我们当时内部还是有争议的,可是就是觉得她信心太足了,让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投了。

林照围是我见过少数投行出身的人,对用户的需要,真正达到身体力行,非常想解决这个痛点。

赖奕龙充满了理想,本身非常非常努力。创业的前两三年,他也是经历过很多痛苦,不过他从来没有放弃。我觉得后来就真正找到了自己的赛道,然后迎来爆发,我们也非常开心。

“盲目扩张与高速增长是两回事”

36氪冯大刚:接下来的问题会越来越尖锐,希望能看到更真实的东西。高速增长是我们所有人希望看到的状态,但是它本身也是一种风险,因为速度不那么快的时候,碰到问题我们可以随时去解决,但速度非常快的时候,可能仅仅是一个路边的石子,就能把车整个弄翻。

这就要求团队非常冷静,保持高速的同时要非常冷静,其实很不容易做到。大家是怎么做到的?以及David你觉得对这样高速发展的公司,有什么建议和需要警惕的?

车好多CEO杨浩涌

车好多杨浩涌:在赶集的时候经历过高速增长,后来就遭遇过相应的风险,所以第二次可能会更小心一点,我自己总结了两点,创业者可能比较容易会犯两个错误:

第一,盲目扩张与高速增长是两回事。很多人因为融资增长很快,账面上的钱多了好几倍,就总是能看到非常多的好机会,觉得这个也可以做,那个也可以做……会做很多自己团队不应该去做的事情,这很危险。

第二,花钱一定要特别小心,钱是永远不够花的。我第一次创业做赶集的时候一度相当失控,内部采购、招人、很多开销开始变得比较放纵。仔细看财务报表,恶化得很厉害,这是一个非常不健康的增长。

VIPKID米雯娟:我们一直在问自己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都是在发展很快速的时候,让我内心非常焦虑的两个问题。

问题一:对我们来讲,每一个孩子的每一堂课,是不是一个最完美的体验?

我们自己都当过学生,可能这堂课就决定了你喜不喜欢这个学科,决定了你自己是不是有自信心,决定了很多事情。当我们每个月有几百万节课的时候,这个焦虑感还是非常非常强的,这是我们问自己的问题。

问题二:当拓展到越来越多边界之外的时候,比如说我们除了中国小朋友,还有外国小朋友在用;以及现在有几万个美国老师了,但是我们的组织、团队,怎么样永远处于第一天?

我会非常有敬畏地思考,我怎么样在业务上创新,怎么样在未来的产品上创新,包括我们怎么样满足越来越大的市场当中越来越多样的需求。

KLOOK客路旅行林照围:每一天都在焦虑的状态中。在速度快的时候,进一步焦虑产品的时候,对公司而言,我们一直在两个点层面做了比较多的调整。

第一点,招聘的速度。我们一直是赶不上业务成长的速度,这里面一直要求公司做组织架构的调整。特别高速发展的时候要让组织更有效率。我们的解决方式是把团队打散到很多小队,并且能够在一个很好的中心化架构上,把每个市场的当地运营权力下放,让他们更快地产生协同效应,并且通过中心化的整体性支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第二点,如何平衡中心化和区域拓展架构。我们也一直在不断地思考,现在最新的状态是把团队分成两条实线、虚线,如何很好地让各个区域之间有一个有效沟通的渠道。

到最后高速增长最大的问题,至少对客户来说,还是在沟通上。所有问题的根本性原因,我们发现都是沟通的问题。原则、策略定好,如果没有有效的沟通,并且通过架构把有效分散出去,还是无效的。我做梦都在想,如何进一步跟团队和部门之间进行更好的沟通。

荔枝CEO赖奕龙

荔枝赖奕龙:我一向很厌恶高速,也是经常被批评。中国的创业者大部分非常喜欢高速,大家恨不得今天创业,明天融10亿美金,后天上市,当然投资人也很希望投一个项目增长很快。

我一直觉得长得很快的东西其中会有问题。在我家乡有种荔枝、种香蕉的:为什么公司起名荔枝?因为我们家乡还有唐朝的荔枝树,还在结很多果;把香蕉种下去,很快就长很大,很快就能够收成,但是种完一波,你砍掉又重新再来。所以种香蕉赚不到太多钱,种荔枝是可以很赚钱的,这是我对速度一直以来的价值观或者说我的想法。

速度像开摩托车一样,开摩托车怎么样最安全,开得慢开得快都很危险,怎么是最安全的呢?后来我去学习,也反思,你跟着节奏总是最安全的,跟着车的节奏开是最安全的,做公司也是一样的,有很多开得快翻车的,也有很多开得慢被干掉。

关于速度的话,还是要有自己的节奏,有好的节奏是最好的,但是这一点也是最难的。

经纬徐传陞:在巨大的海洋里面有无数大的鲨鱼。创业公司作为一条小鱼,必然是要追求速度的。你注定比大公司更有挑战,在速度里面怎么寻求平衡。

如果做极限运动,最好的其实就是稍微在失控的感觉——你的能力在不停接受训练,你的肌肉记忆能维持住,随时能够调整。我觉得这是最佳的状态。

创业公司是很难稳定的,所谓的安全慢速的发展。因为大公司的资源和人都比你多,他们本来就很稳健,资金也比你充足。这种情况下,你需要比他们更激进一点,维持稍微失控的状态,以更快的速度发展。

选好方向之后,怎么能够在速度与资金、储备上维持一个非常紧张,又能控制好的节奏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早中期创始人碰到的最大的问题,多半就在这里,怎么发展得迅速又有控制。

36氪冯大刚:速度带来了压力和风险问题,接下来我想讨论下速度带来的焦虑问题。公司成长了100倍,很多时候会觉得压力非常大。请问一下各位,你们最焦虑的事情是什么?怎么来克服?

车好多杨浩涌:最焦虑的还是成长。如果公司的增长速度,高于创始人的成长速度,创始人早晚会把这个公司拉下来;如果公司增长相对慢,创始人会慢慢把公司拉上去。

所以团队的成长,包括自己的成长是最焦虑的。我觉得最多的时间应该是花在这上面:帮助新人融合进来,帮助老人不断地去成长。创造一些正式的场合和非正式的场合,让他们去更多的交流、成长,这是我最焦虑的一点。

VIPKID米雯娟:我觉得解决这个焦虑的方法也很简单——关注我们的用户价值,或者说我们为谁创造了这样一个产品和服务。

只要把眼睛紧紧盯在这件事上,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我怎么样把这些事情做好。我觉得这样的事情,自己以身作则地去做,可能比跟团队去宣传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更重要。如果一天我们14个小时里面,有10个小时在干这件事情,那这个事情的重要性我觉得是不言而喻的。

KLOOK客路旅行CEO林照围

KLOOK客路旅行林照围:创业这四年,焦虑的事情不太一样,但是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在焦虑。没钱的时候,在焦虑怎么去找钱,我们在2016年的时候也被很多人放过鸽子,那时候也非常感谢经纬进一步的支持。但是,有钱以后,又被人逼在后面,进一步要增长。

把焦虑变成一个常态的时候,他会变成一个动力。在不同的焦虑节点,有钱没钱,有成长或者说成长放缓,你需要找到你的第二曲线。当第二个业务线快速增长的时候,如果把自己的心态放正后,焦虑就变成了一个动力。

荔枝赖奕龙:焦虑的事情非常多,对创业者来说,可能最焦虑的还是方向不断地在变,有新的机会,不断地有人来颠覆你,所以要不断地去学习。另外就是团队的成长,可能也是大家都比较焦虑的,团队的成长永远跟不上业务的成长。

经纬徐传陞:我觉得没有办法不焦虑。我觉得创业本身就是创始人的高度,今天我们怎么突破自己,去学习?

每天我都在努力地学习新知识,包括新的领域。有时候创业公司的格局就是创始人的格局,我们持续突破自己才能发展好。我不容易焦虑,也会去追求怎么做得更好,从70分变成80分变成90分。如果你甘于平凡,很多时候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可以不焦虑。对自己要求高的话,必然会觉得自己的不足。这里面包括我、张颖,还有我们合伙人,团队怎么持续做得更好,自己更努力学习,这个应该是每个创始人最大的挑战。

36氪总裁冯大刚

“要带节奏”

36氪冯大刚:虽然我们时间很紧,但是有几个问题是大家比较感兴趣,各位怎么融到那么多钱,而且那么高效,有什么秘诀吗?

车好多杨浩涌:说一下我们跟经纬结缘的经历,也跟“快”相关。我们在2016年1月份做了一轮融资,超2.5亿美金。当时这个行业已经竞争非常激烈了,在竞争里面有一个说法:你要带节奏,让对手跟着你的节奏去跑,让行业按照你的节奏跑。

所以,到了大概7、8月份的时候,我们量跑得挺快,数字变得还不错。打算启动下一轮融资,正好我们同经纬聊,经纬表示有机会再投一轮。我们当时还是需要一些钱。我就跟经纬说,5000万美金,我给你上一轮估值,但是一个月之内Close。

经纬徐传陞:这30天我们内部,也有过非常多讨论。

车好多杨浩涌:我觉得那笔钱对我们在年底发力,把对手拉开,拿到下一轮融资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们钱在那个时候是够的,但是在竞争那么激烈的情况下,多买一个保险,多拿点钱是非常重要的。后来我们在第二年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因为我们开始做新车业务了,感觉那个市场需要钱。一堆人追你的时候,对资金的敬畏还是非常重要的。

VIPKID米雯娟:我分享两个字“真爱”。当时立雄(注:经纬中国投资董事)说,我们请教了一个行业专家,提了20多个问题,特别糟糕,咱们好好聊聊。我当时特别紧张,然后赶紧跟立雄约出来挨个聊。聊完他说挺好的,说有这么多可以改进的空间,如果能够改进的话,那未来你们的增长该有多少倍。

所以,我觉得“真爱”这两个字意味着,当我们去选合作伙伴时,他能不能跟我们走很长远,在很多关键的时刻给到我们支持和帮助。

KLOOK客路旅行林照围:我平常还是一个有点小纠结的人。但是在投融资这个事情上面,作为经常被Diss的投行人士,不纠结真的很重要。每一轮的融资,对估值太追究真的没有任何意义。要看远期公司未来的发展,企业在任何一轮估值上面,你去纠结,多拿20%、少拿20%,最后你反而会错过很多的时间跟机会。作为一个在旅游行业创业,一直没有碰到风口的企业,我们这四年能够跑得快速、厚积薄发的核心,也真的是在每一轮融资不纠结。

荔枝赖奕龙:我想说的就是,自强则万强,首先你的业绩肯定要好。我总结一下我过去的一些教训,可能对在座的各位有一些帮助。

首先,找专业的机构来帮忙,好的FA非常重要;第二,你的团队逐渐有规模之后,还是要有善于融资的财务总监或者是CFO的角色来帮助你做融资这个事情——一定要找专业的人来帮助你做这件事情。

36氪冯大刚:今天是经纬的十周年,各位有没有想过,等你们公司到十周年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车好多杨浩涌:我很难想象十年后什么样,应该跟车相关。但是我觉得创业最大的乐趣就是你不知道十年之后是什么样子。

VIPKID米雯娟:未来十年,让全世界每个角落的千万小朋友,他们能够有一个云端的学校连接最好的老师和内容,获得最好学习效果,实现个性化的学习,让教育更加普惠共享,更多的人能够负担得起,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努力。

KLOOK客路旅行林照围:从业务层面来说,未来十年还是想把公司变成全球最大的休闲消费的平台。大家都是全球居民村的一员,在未来全球一体化的大潮下,如何能够促进各个地方的交流,一直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地方。

荔枝赖奕龙:我们希望把我们事业推向全世界,我们是中国的,也是全球的。

36氪冯大刚:经纬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

经纬徐传陞:我觉得继续保持我们过去十年这样。我跟张颖还有我们合伙人,最庆幸的就是每周都在跟非常优秀的创业者在交流、沟通,使我们自己思考边界继续扩大,你们的成就赋予了我们无数的动力。

希望十年之后,我们继续保持这个初心,把创业者服务好,持续对世界保持好奇心,愿意去突破。我们在投很多公司的时候其实是有争议的,你们做的事情就是有与众不同的部分,而不是复制的事情,在这里也经常挑战我们的认知。

未来十年,我们期待持续被挑战,持续有勇气支持你们,跟你们一起成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